中国   国外  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-> 注塑 -> 第1053章 小算盘打得蛮精
第1053章 小算盘打得蛮精 信息编号:78118
 2017年03月19日 发布, 有效期:180
详情:陈子豪他们正在考察贷款,接到周君打来的电话。Δ 猎ΔΔΔlieen马忠祥造纸厂那块地皮已经被他买了下来,准备建个砂石料储存基地,些房屋要拆掉。牵扯到那些机器设备,房屋无法拆除,因为这些都是商行查封的财产,他没法动,让陈子豪把这些设备弄走,他好进行下步基建。 “你把它整个买下来不就得了?价格我们可以协商,绝对不让你吃亏。”陈子豪笑着说。 “那些已经是报废的设备,何况政府已经明令禁止小造纸厂的生产,谁还会要这些破烂,我建的是大库,跟这些破烂点不沾边,拆除它我还要花钱雇人,白给我都不要,你赶紧想办法弄走。”周君说。 陈子豪听,暗想真会算计的,明知道这些财产剜不动拿不走,放在那里或许还有点用,拆了那可是屁用没有,现在让他拆走,把这些破烂给谁去,这不是成心为难他吗。于是说:“那些房屋呢,不可能点用不上,咋着也值点钱。” “我已经花了几万元把那几年使用权买了下来,咋还让我花钱,那些房屋对于我来说也没有用。”周君说。 “造纸厂的厂房不小,不可能点用没有,分钱不给说不过去。”陈子豪笑着说。 “我跟你说句实话,那些厂房都是砖混结构,拆了除了剩点木料还能有什么,卖了还顶不上工钱,你们真的要是没用,拆除还得给我工钱。”周君说。 “你老兄未免也太狠了吧,不要忘了协议,即使你是现在把地皮买下了,但这几年所有权还在甲方,财产依然属于商行,没有你这样拣便宜的。”陈子豪笑着说。 “货卖用家,我花那几万元已经算是够意思,那地方也就是我有点用,别人根本没有人要。”周君说:“你们是被马忠祥给耍了,贷款拿到手,留下堆破烂给你们。” “这个我们清楚,可是不要又能咋地,多少能收回点。”陈子豪说。 “为了日后展,我决定彻底改造,设计图纸已经出来,你们赶紧想想办法,别耽误我工期。”周君说。 “这个我做不了主,还得请示下支行领导。”陈子豪说。 “哎哎,不要跟我打哈哈行不行,你是办事处主任,协议也是跟你们所签,你是法人代表,这点小事你还做不了主,干嘛还要请示领导。”周君说。 “你是大老板,自然是你说了算,可我不行,我这个小小的主任,是属丫鬟拿钥匙,当家做不了主,狗屁事不管,什么事得上面拍板决定。”陈子豪说。 “公家的事就是多,真是麻烦。”周君说:“越快越好,不然到了雨季无法开工。” “着急没有用,待我请示下支行领导,不过丑话说到前头,分钱不给肯定说不过去,这点你得思量番,即使是废铁也值点钱。”陈子豪说。 “反正东西是你们的,那块地皮是我的,你们把他弄走就是,我是绝对不给钱。”周君说。 “不要忘了,拍卖的只是使用权,那些东西还是我们的,至于咋处理,那是到期以后的事情,真要是动了是违法行为,我们会有官司可打。”陈子豪说。 “可是我已经和产权所有者签订协议,那块地皮是我的,现在我说了算。”周君说。 “那是你们之间的事情,我们查封的是这几年的使用权,现在不经我们同意,你无权处理这些财产。”陈子豪说。 http://www.caozhui.com/shu6208/2521418.html “真是死心眼,早晚还不是那么回事,你们维修得花多少钱,赔本赚吆喝是不是,不如这么处理,你们要少花多少维修费,我可是真心想要,你们又不好处理,等于帮了你们个大忙,两全其美的事何乐而不为。”周君说。 “待我们请示支行领导,咋办他们说了算,等着我们的消息。”陈子豪说着挂了电话。 “又来事了,周君把那块地皮买了下来,他要建砂石料储存基地,那些厂房设备对他没有用,让咱们把它弄走。”陈子豪说。 “这家伙还真可以,竟然把地皮买了下来。”徐峰说。 “这块地皮跟他的洗砂厂紧挨着,买下了大有好处,可以扩大现有规模。”邱卫强说。 “可是那些厂房设备咋办,扔了岂不是太可惜,真要是卖废铁,损失太大了。”徐峰说。 “周君是商场的老手,买的只是这几年的使用权,至于那些厂房设备他不理睬,原来是有着如此心思,这点不佩服不行。”陈子豪说。 “没错,他这是在拣便宜,周君心计不少,吃亏的事绝对不会干。”邱卫强说。 “现在形势已经看出来,小造纸行业将彻底关闭,那些破旧设备已经没有用武之地,根本没有人会要。”徐峰说。 “作为商人,他们都是唯利是图的主,不给他们点便宜不干,这点可以理解。”陈子豪说:“可是咱们也不好干,现在这些破烂对有咱们来讲是捆着木吊着麻,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,不给他咱们干受损失,白给了他又于心不甘,总是这么搁着也不叫个事,真是让人挠头。” “挠头也得干,周君真要是把地皮买下来,定会扩大规模,咱们想拦也拦不住,何况那些破烂确实没有大用处,得想个切实可行的办法。”徐峰说。 “还不是让马忠祥给闹的,给咱们找个大麻烦,旦处理不好领导会埋怨咱们无能,可事实并不是这样,谁不想多收点贷款,但是行得通吗。”邱卫强说。 “不给钱肯定说不过去,他想占便宜,咱们也不能吃亏。”徐峰说。 “周君就是个捡便宜的主,没有秀气的事不会干。”邱卫强说。 “我也听出来,他这是在试探我,想听听我的想法,说明还有商量的余地,所以,我没有当即答应他,吊吊他的胃口。”陈子豪说。 “货卖用家,没有用谁也不会要,何况这块地皮背景复杂,没有定能量没有人敢要。”邱卫强说:“靠咱们肯定没戏,也只有周君这样的人才敢递招。” “那些破烂原价肯定卖不出去,损失是定的。”徐峰说。 “周君是在耍心眼,认为把地皮买了过去,那地方也就是他的了,不要忘了,他跟咱们定是几年期限,不管他背后如何交易,到期以后才彻底是他的。”陈子豪说。 “卖家也是有着顾虑,怕这里面有扯不完的官司,为了多挣点钱才卖给他。”徐峰说。 “不得不佩服人家的精明头脑,咱们算计不过他。”邱卫强说。 “这也是件扯皮的事情,周君商场打拼多年,些事情比我们要清楚,社会活动能量比我们要大得多,否则,他也不敢买这块地皮。”陈子豪说。 “那也不能白便宜他,咱们岂不亏大了,得亏咱们没有按照马忠祥的价格抵押过来,那样真是赔到姥姥家了。”徐峰说。 “当初我也是考虑到这些,绝对不同意他提出的那个价格,那样太便宜了马忠祥。”陈子豪说。 “所以对你是耿耿于怀,三番五次的找你的麻烦。”徐峰说。 “现在我弄明白,马忠祥也是在耍花活,仗着在街面上有点势力,以为这个地方没有人敢要,幻想先把包袱甩给我们,把贷款抹平,然后再花点钱弄回去,等于白落个造纸厂,没有想到遇到周君,能量比他还要大,这个人他惹不起,只得听之任之。”陈子豪说。 “贼心眼都用这上了,有道是人算不如天算,结果落了空,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”邱卫强说。 “现在他还抱有丝幻想,那就是无限期拖下去,旦咱们撑不住,他花点钱找人冒名顶替把厂子弄回去。”陈子豪说:“所以,他才去找胡书记说情,来个缓兵之计。” “想得倒美,那是可能的事吗。”徐峰说:“可这样来,确实让周君拣个大便宜。” “话分咋说,如果真没有人要,等于分钱收不回来,马忠祥要是以他人名义租赁这个造纸厂,收益比这要小得多,吃亏的还是咱们,周君现在是真心想要这个地方,而且投资买了过来,撤资已经不可能,只有继续干下去,所以,抓住他这个心理,能多要点还是多要点,何况他有经济实力,这个钱他出得起。”陈子豪说。 “全都够有心眼的,小算盘打得蛮精嘛,佩服,佩服。”徐峰笑着说。 “不是有心眼,咱们是没有办法,已经挤得到这份上,损失太大了上面肯定不干,最后落埋怨还是咱们,所以,凡事不得不留手。”陈子豪说。 “尽给咱们找病,本想刚刚消停下来,能够省点心,这不又来事了,要晓得这个心不好操。”邱卫强说。 “不好操也得操,来事不干还不挨?,你这个官不想当了。”徐峰笑着说。 “干不完的瞎事,弄得你还没脾气。”邱卫强说:“气煞我也。” “哥哥,不要那么大的火性,来,抽根烟消消气,气死可没有人偿命。”徐峰说着点根烟给邱卫强。
联系人:杨经理 电话:  
QQ: 邮箱:
联系地址:河南省-郑州市-中原区:惠济区北环路南阳路交叉口清华园2号楼1单元301室 发布者所在地区(仅供参考)河南省郑州市联通
网友回复
正在加载数据,请稍等......
编辑信息
密码:
如果您发现这条信息有问题,请举报。 非法信息 分类错误
中介信息 信息失效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