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   国外  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-> 吹塑 -> 第六卷 第十章 见家长 对当兵的来说,在家里女人才是首长
第六卷 第十章 见家长 对当兵的来说,在家里女人才是首长 信息编号:78084
 2017年03月18日 发布, 有效期:180
详情:肖鹏跟着黄淑娟进屋,走到门口的时候脚步忽然顿,心下突然冒出个念头,“我这算不算是见家长?”冒起这个念头,肖鹏顿时浑身不自在起来。『 猎Ω lieen 虽然他已经结过两次婚,但还从未经历过见家长这种事,心下不由有些惴惴,万她妈妈不喜欢我怎么办? http://www.caozhui.com/shu2201/2521424.html “嗯?肖鹏,你站门口干嘛?进来啊!”黄淑娟感觉肖鹏没有跟上来,回过头疑惑的看着他。 肖鹏脸贼忒兮兮的对黄淑娟招招手,示意她过来,黄淑娟莫名其妙的走回门前,结果被肖鹏把抓住手臂拉了出去。 “喂,你搞什么鬼?” “那什么……你能不能跟我说说,你妈妈是个什么样的人?我……我这算见家长了吧!万你妈妈不喜欢我怎么办?”肖鹏紧张兮兮的问道。 “噗哧……咯咯咯咯……” 黄淑娟看着肖鹏满脸紧张的模样,下子轻笑出声,不过听到肖鹏说的见家长,心下甜甜的同时,也略微有些不好意思。 “你别笑啊!让参谋长听到多不好。”肖鹏急道。 “呵呵,放心吧!我妈妈是个很好相处的人,她也是个医生,我外公家是中医世家,她性格很好的。”黄淑娟忍住笑意,拍拍肖鹏的肩膀道。 “哦,这样啊!那我就放心了,难怪你会当医生,原来是家学渊源,你这么温柔,你妈妈肯定也是个温柔似水的女人。”肖鹏听了黄淑娟的话,这才心下定。 “你们两个,回来了怎么不进屋?在门口嘀嘀咕咕什么呢?”屋里客厅传来黄健民的声音。 黄淑娟可爱的吐了吐舌头,“走吧!我们进去。” “哦!” 肖鹏老老实实的跟着黄淑娟进了客厅,此时黄健民正拿着份报纸在看,见两人进来,放下报纸,露出抹微笑,和声问道:“你们两个怎么现在才回来?玩疯了吧!” “才不是呢!我们是去见义勇为了,在公安局折腾了下午,都没怎么玩。”黄淑娟头微微仰,略带得意的道。 “哦?怎么回事?”参谋长诧异的看了黄淑娟眼,招招手,边招呼肖鹏坐下,边对肖鹏露出个询问的眼神。 “是这样的黄伯伯,我们遇到个碰瓷团伙在敲诈勒索车主……”肖鹏跟黄健民大致说了下他们遇到的事情,着重讲述了黄淑娟人独斗众不良青年,保护女车主的英勇事迹。 “呵呵,不错不错,丫头这十几年的武没白练。”黄健民满意的看了黄淑娟眼,笑道。 “那是,也不看看我爸是谁。”黄淑娟将肖鹏买的水果放进冰箱,随即坐到黄健民身边,抱着他的胳膊,傲娇的道:“肖鹏你别看我爸把年纪了,他的身手才叫强悍呢!我爸跟你样,年轻的时候也是侦察兵出身,当年参加全国侦察兵大比武,可是拿了冠军的。” “你这丫头,什么叫把年纪了?你爸很老吗?”黄健民哭笑不得的看着黄淑娟道。 肖鹏失笑的摇了摇头,“黄伯伯正是春秋鼎盛的时候,哪能用把年纪形容?对于黄伯伯的身手,我从没怀疑过,毕竟,咳咳,我可不认为,淑娟你已经达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状态。” “丫头听到没有?这才是明白人说的话,你呀!”黄健民伸手在黄淑娟额头上点了点,引起黄淑娟阵娇嗔。 “哟,丫头回来了啊!正好,准备吃饭了,这就是肖鹏吧!呵呵,欢迎你来家里做客。”名围着围裙,身材略显丰满,长相与黄淑娟有五六分相似,头黑盘在头上的中年妇人从厨房那边走了出来,笑容满面的说道。 “伯母好。”肖鹏条件反射的起立站好,双脚并,轻喝道。 “好好,呵呵,这孩子,这是在家里,不兴你们部队那套,坐,再坐会儿,等这个汤煲好就可以开饭了。”黄淑娟的母亲毕丽满意的看了肖鹏眼,心下暗暗点头,小伙子不错,果然是表人才。 刚才黄健民回来的时候跟她讲过肖鹏的情况,年纪轻轻就已经立了二等功,以后前途肯定不可限量,所以毕丽看到肖鹏,就进入了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有趣的状态。 “丫头,过来帮忙。”毕丽说完转向黄淑娟,对她眨眨眼,道。 “哦,那老爸,肖鹏,你们先坐会儿,我去帮帮忙。”黄淑娟对黄健民与肖鹏打了个招呼,便跟着毕丽进了厨房,厨房门再度被关上,母女俩轻声嘀嘀咕咕的说起了私房话。 “呵呵,肖鹏,别那么紧张,放松点,淑娟的性子随她妈妈,她们母女俩是个性格,都挺好相处的。”黄健民看了眼副小心翼翼模样的肖鹏,摆摆手笑道。 “啊,哈哈,看得出来,我没紧张。”肖鹏死撑道。 “那你坐那么板正干嘛?” “呃……”肖鹏怔,低头看了看,可不是吗?他此时无意识的坐得端端正正,腰背挺直,双腿分开约四十度,双掌伸直放于双腿膝盖处,正是标准的军人坐姿。 “呵呵,呵呵,习惯了。”肖鹏讪讪的笑了两声,摸了摸后脑勺,这才放松下来,往后挪了挪,让背部靠在了沙靠背上。 “哈哈哈哈,这是个好习惯,不过在家里就没必要了。”黄健民爽朗的大笑道。 “对了肖鹏,跟我说说,你在地方上跟你师父学的什么功夫,应该是古武吧?”两人说笑阵,黄健民突然饶有兴趣的问道。 “哦,之前我不是太清楚,后来专门了解过,我学的应该是正宗的洪拳与太极拳,嗯,还有门比较迅猛的腿法,至于器械,我只是学了些花架子,没什么战斗力,当然,还有些呼吸吐纳之法。”肖鹏将早就准备好的说法跟黄健民说了出来。 黄健民点点头,道:“那就没错了,你师父姓洪,说不定就是隐世的洪家传人,洪门经过这几百年的展,变得很复杂,早就已经没那么单纯,可能你师父就是因为什么原因才会隐世的吧!” 肖鹏还能说什么?只得跟着点点头,要的就是大家自行脑补,别人脑补得越多越靠谱,他的破绽就会越小。 “开饭了,老爸,肖鹏,洗手吃饭。”坐了会儿,厨房门打开,黄淑娟端着两盘菜走了出来,将菜放到厨房外的餐桌上,这才开口叫道,刚才在厨房听到老爸的朗声大笑,母女俩也跟着开心呢! “走,吃饭。”黄健民站起身,对肖鹏招呼了声,两人便到卫生间洗了洗手,这才坐到餐桌上,在部队里他们可从来没有这个习惯,还兴饭前洗手,不过这是在家里,对当兵的来说,在家里女人才是长。 “嗯,伯母手艺真不错,这红烧排骨做得真入味,比我们炊事班长可强多了。”随着渐渐熟络,肖鹏终于彻底放松下来,真的像在家里样了,这也是黄健民家喜闻乐见的。 “呵呵,好吃就多吃点。”毕丽闻言乐呵呵的再夹了块红烧排骨放到肖鹏碗里。 “谢谢伯母。” 黄淑娟此时忽然眼前亮,兴奋的对毕丽道:“妈,说起骨头,我都忘了跟你说,我已经学会正骨了哦!” “哦?你在哪学的?有实践过吗?这正骨可不是光学理论就行的。”毕丽饶有兴趣的对黄淑娟问道。 黄淑娟朝肖鹏呶呶嘴,略显自得的道:“肖鹏教的啊!我当然实践过,半小时,给十二个骨折病人正骨,全部成功。” “肖鹏还会正骨?半小时十二个?那确实算不错了,不过你们在哪找的那么多骨折病人给你实践啊?”毕丽好奇的问道,黄健民也兴致勃勃的看着肖鹏。 “呃……这个……”肖鹏有些尴尬的瞟了瞟黄健民与毕丽,埋怨的看了黄淑娟眼,吱吱唔唔,不知道该怎么说,刚才他只是说他们出手了碰瓷团伙,具体过程并没有说。 黄淑娟也知道自己得意之下说漏嘴了,吐了吐舌头,垂下头扒饭,副别问我的架势。 黄健民与毕丽齐齐转向肖鹏,肖鹏顿时感觉压力山大,但这情形,不说也不合适,只好诺诺道:“这不是今天遇到了碰瓷团伙吗?那些家伙气焰太过嚣张,竟然连刀子都亮了出来,讹诈不成想要行凶,我怒之下就把他们全都打骨折了,然后淑娟扬医德,帮他们把断骨接上了,嗯,就是这样。” “……” 夫妇俩对视眼,无语的看看黄淑娟,又看看肖鹏,两人又不是白痴,还扬医德?傻子才信你,你要不是故意把他们打成骨折,我黄字倒过来写。 “丫头,说说,那些人断的都是什么部位的骨骼?”毕丽似笑非笑的看着黄淑娟道。 “嗯……三个臂骨,两个小臂个大臂,四个腿骨,都是小腿,三个肋骨,还有两个是……胸骨……”黄淑娟的声音越来越小。 毕丽翻了翻白眼,果不其然。
联系人:杨经理 电话:  
QQ: 邮箱:
联系地址:河南省-郑州市-中原区:惠济区北环路南阳路交叉口清华园2号楼1单元301室 发布者所在地区(仅供参考)河南省郑州市联通
网友回复
正在加载数据,请稍等......
编辑信息
密码:
如果您发现这条信息有问题,请举报。 非法信息 分类错误
中介信息 信息失效
返回顶部